捆钞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捆钞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重庆页岩气产业调查抢食骨头缝里的肉为哪般-【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7:16:15 阅读: 来源:捆钞机厂家

重庆页岩气产业调查 抢食"骨头缝里的肉"为哪般?

中国页岩气网讯:因为开采难度大,过去页岩气只能深埋地下,被称为“骨头缝里的肉”,闻着香,啃不到。如今,在技术渐渐成熟、国家放开民企准入的背景下,页岩气开发引来了一阵热潮——

82岁的农民陈淑芬怎么也没想到,她脚下这块乱石嶙峋的土地,会像今天这样炙手可热。这里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深灰色岩石遍布,岩面风化后呈黑色,似烧焦状,故名“焦石”。很难想像,这里在农耕文明时代会有何作为。

一年前,涪陵区焦石镇莫名的热闹起来——

“‘红衣军’驾着庞大机器来到了这里,又是放炮,又是钻洞的,东一下西一下。”

“元旦过后,就有气从地里冒出来。‘红衣军’在井口点了一把火,烧得呼啦呼啦的,火苗子冲天,好吓人……”

再后来,“每天都有10多台槽车,在镇里进进出出。”

A 页岩气开发狂热

黄章权便是一个“红衣军”。他的真实身份是中石化江汉油田分公司(以下简称江汉油田)焦石镇楠木村焦页1HF井的技术负责人,因为常年身着红色制服,故被村里人称为“红衣军”。

与天然气井为伴3年,转战川渝多个战场,这一次,他明显感觉到了不同:中国的页岩气井不多,前来参观的记者、同行、领导却多了好几倍。

每来一拨人,黄章权就要讲解一次。“气压非常足,我们甚至不敢把阀门完全打开。”3月12日,黄章权手指着井口的气压表对记者说。

气压表指针显示:20兆帕。而该气压表最大显示刻度也仅为25兆帕。

这样的气压,能每天生产15万立方米页岩气。按照每辆槽车可运载3000方气计算,每天需要50多台次槽车才能完成转运。但考虑到焦石镇的道路通行情况,江汉油田只能将产气量控制在6万方/天。

不仅气量充足,焦页1HF井产气的品质也堪称一流:甲烷含量超过98%,远远高于一般天然气井(一般气井甲烷含量为94-96%,油田伴生井为83%左右),且不含硫化氢,无须脱硫处理。

江汉油田正铆足了劲加快页岩气开发。焦页1HF井钻探过程中,就创造了最高单日进尺481.5米,平均机械钻速22米/小时的世界纪录。在焦页1HF井旁不足50米处,一栋足有20层楼高的钻井平台正加紧钻探,不久后,这里还将诞生一口新井。

焦石只是中国页岩气开发狂热的一个剪影。

在陕西,延长石油集团已打出了23口页岩气井;在四川,中石油与壳牌合作,在泸州开采页岩气获得成功;在云南,有关单位正在昭通尝试开发页岩气。

“页岩气太热了,国内几乎每周都有关于页岩气的研讨会,一些电力、煤炭以及民营资本也纷纷涌入页岩气勘探开放。”国土资源部矿产资源储量评估中心主任张大伟说。

B“饥饿”的开发者

页岩气开发热情何以高涨?

据记者了解,在页岩气尚未被认定为一个独立矿种之前,中国的天然气采矿权集中在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及延长石油、中联煤层气、河南煤层气6家企业手中。但因为开采难度大,过去页岩气只能原封不动的埋在地下,被业内称为是“骨头缝里的肉”——“闻着很香,就是啃不到”。

目前,天然气在我国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重为4%,低于世界平均水平近20个百分点。如无新能源补充,到2020年,我国天然气对外依存度可能超过50%,供需缺口将达1800亿方。

美国能源情报署的一份报告让人震惊。报告说,“中国的页岩气储量(可开采36万亿方)超过其它任何一个国家。按当前的消耗水平,足够中国使用300多年。”

中国海油能源经济研究院首席能源研究员陈卫东估计,到2020年,中国页岩气的产量达1000亿方,页岩气会占天然气的26%左右,将成为我国能源的新支柱。

在上述背景下,2011年底,我国将页岩气作为新矿种单列,并鼓励民营资本进入页岩气开发领域,为后来的页岩气热埋下伏笔。

2012年3月,中国发布了首个页岩气发展规划;

9月,国土资源部发出公告,将分布在贵州、重庆、湖南、湖北、江西、安徽、浙江、河南八个省份的20个含气区块拿出来招标,100多家企业报名角逐,最后仅一个区块流标;

10月,国土资源部出台政策,减免页岩气探矿权使用费、采矿权使用费和矿产资源补偿费,保障页岩气勘查开采用地需求;

11月,财政部和国家能源局联合下发了通知,确定中央财政对开采企业给予补贴……

“大家饿了好久,骨头也好,汤也好,抢到一块是一块。”陈卫东如是描述页岩气开发热,“有家公司甚至只挖来了一个油气人才,就准备投标了。”

C 重庆争当主战场

重庆页岩气的狂热程度丝毫不逊于全国。

2012年,重庆全市天然气消耗量为71亿立方米,缺口约为15%。随着众多天然气化工项目启动,重庆对天然气的需求将有增无减。譬如长寿,随着巴斯夫、SK等重大天然气化工项目投产,一个千亿级的化工基地呼之欲出,每年将消耗天然气数十亿方。

页岩气或许能解重庆的燃眉之急。市国土房管局副局长周时洪说,重庆页岩气地质资源潜力为12.75万亿方,占全国的9.49%,可采资源潜力为2.05万亿方,占全国的8.17%。两组数据,均列全国第三。

早在2009年11月,国土资源部油气资源战略研究中心、中国地质大学就在彭水启动了国内第一口页岩气勘探井。

2010年,梁平、綦江、万盛、南川、武隆、彭水、酉阳、秀山和巫溪被确定为国家首批实地勘查目标区。

2012年8月14日,重庆市政府邀请中石油、中石化等企业,一起召开了“重庆市页岩气发展专题工作会议”,市级相关部门负责人及30个区县的区县长与会旁听。这个会议被市长黄奇帆称为“中国页岩气主战场的动员会”。

某县长回忆说,那次会议气氛异常热烈。黄奇帆及时任副市长的童小平认真询问一些有关页岩气勘察、钻探等方面的技术问题,甚至包括打一口页岩气井需要多长时间,通常需要多少钱,压裂一口井需要多少水,井口压力有多大等等。

事实上,黄奇帆一直在关注页岩气。他的案头上放着一本笔记本,写满了关于页岩气的信息和数据。

“作为页岩气资源富集区,重庆力争到2015年打150—200口页岩气井,页岩气年产量达到13-15亿立方米,成为全国页岩气综合开发利用的主战场。”黄奇帆信心满满。

D 围绕“宝贝”布局产业

打造中国页岩气开发主战场,重庆该如何着手?

周时洪说,重庆正全力打造三个页岩气开发主战场——

一是中石化在以涪陵区为中心,涵盖重庆梁平、忠县、綦江等周边区县约200平方公里的大片区域上,打造的“涪陵页岩油气产能建设示范区”;二是在永川,由中石油西南油气田分公司与壳牌合作的高产水平井,完钻井深4695米,日产气量近10万方;三是由市国土房管局在黔江实施的页岩气评价井“黔页1井”,这是在中石油、中石化外,由其他主体打出的第一口页岩气井。

眼看着土地上长出了宝贝,区县也按捺不住,争相围绕页岩气做文章。

2012年8月30日,两江新区与美国福布斯能源集团签署协议,拟在页岩气开发技术、关键装备制造、融资、市场开发等方面开展战略合作。该区已为发展页岩气产业预留了3700多亩土地。根据规划,该片工业园完全建成后,单页岩气装备制造一项,就能收入上百亿元。

“仅仅靠收取可怜的税费是不够的。涪陵要以开发页岩气为契机,实现工业升级。”涪陵区发改委一位负责人说,该区已布局李渡、白涛两个天然气化工产业园,他们盘算得最多的是,“如何尽量将资源留在本地”。

“涪陵原来不产气,区内化工企业所需天然气,完全要依靠外地管道输送。遇上天然气供应紧张的时候,时常会面临企业停气、停工的尴尬。”上述负责人说。

在梁平提出的新型工业化六条途径中,排在第一位的就是建成全国页岩气产能建设示范基地。“建成示范基地其实是个药引,梁平还希望以页岩气为支撑,建一个能辐射渝东北地区的天然气精细化工园。”梁平县经信委党组成员唐永鸿说。

“区县的冲动可以理解,但能否依托页岩气走出一条新型工业化之路,关键还是要看中石化中石油脸色。”一位业内人士提醒,送不送气、送多少气给区县,石油巨头说了算。

看来,真正做大页岩气产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页岩气开发 背后的乡村梦

“红衣军”的到来,改变了焦石镇人的生活。虽然老农陈淑芬暂时无法判断这样的改变是好是坏,但至少,山里的蕨菜、腊肉渐渐好卖了。

据当地居民反映,“红衣军”来到焦石后,镇里的房租上涨了10%,原本冷清餐馆也常常客满为患。陈淑芬的孙子、32岁的王永健正盘算着在镇上开一家餐馆,从而使自己有机会分食页岩气开发带来的利好。

盛潮洪,焦石镇党办主任。他一直盘算着页岩气开采能为当地带来多少收益。

“我琢磨着算了一下,每开发一口页岩气井,就会给焦石带来20万—50万元收入。”盛潮洪说,按照涪陵区的规定,页岩气开采头两年的税费是全额返还给镇里的,“这是真金白银。”

梁平县紫照乡,有着一个浪漫的名字,但现实却很残酷。因深居山中,乡里没有一条像样的公路,农民们种的蔬菜、水果、肥猪都运不出去。

“我们是梁平最贫困的乡,去年财政收入只有20多万元,根本就没钱修路。乡里许多村都没通公路,就连乡道也一度破烂不堪。”紫照乡党委副书记龙绍斌说。

不过,“红衣军”进驻后,乡里已发生巨变——为让大型设备运得进来,中石化投入数百万元,新建了1公里村道,并对4公里破损严重的乡道进行了平整、拓宽。

此外,梁平县还专门制订了《油气勘探开发道路使用养护实施方案》。《方案》规定,页岩气开采单位,有偿使用现有乡镇道路。按照水泥路面8万元/公里,一般泥结石路4万元/公里,每年提取养路费,并交由所属乡镇作为道路养护基金。

“路好了,我们的鸭子买得出去了,柑橘也不会烂在地了。”龙绍斌说,今年,乡里制定了脱贫致富规划,希望动员发展蚕桑、生猪、黄羊、鹅等产业,带动农民增收。

“虽然暂时还用不上页岩气,但页岩气开发让农民看到了致富的希望。”龙绍斌说。

美国发起页岩气革命

页岩气资源的研究和勘探开发最早始于美国。

早在1821年,在美国纽约的弗里多尼亚商业天然气井中首次生产出了页岩气。但在那之后的100多年中,因为开采技术不成熟,页岩气并未大规模商业开采。

20世纪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出于对天然气资源日益减少的担心,美国联邦政府开始资助“非常规天然气藏”的开采和研究,如页岩气。

20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美国Mitchell能源公司结合大裂缝设计,严谨的油藏描述以及水平井技术,成功的解决页岩气的经济性难题,使得页岩气具备了大规模商业化开采条件。

数据显示,2010年美国页岩气产量已经超过了1000亿立方米,占美国全国天然气总产量的20%。依靠页岩气的开发利用,美国不仅一改天然气依靠进口的局面,还成了液化天然气出口国。

美国的“页岩气革命”动摇了世界液化天然气市场格局。随着美国的液化天然气进入欧洲和亚太地区,俄罗斯正逐渐失去全球天然气市场的定价权,并出现价格松动。

对于中国而言,其面临的油气地缘竞争压力将会减弱。俄罗斯天然气价格的松动可能使中国在中俄天然气价格谈判过程中拥有更多的议价空间。

(记者 陈钧 整理)

何为页岩气?

页岩气(shale gas)是赋存于富有机质泥页岩及其夹层中,以吸附和游离状态为主要存在方式的非常规天然气。页岩气成分以甲烷为主,与“煤层气”、“致密气”同属一类。

加速器下载

苹果加速器

蓝灯vpn

加速器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