捆钞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捆钞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自贡16岁男孩天天喝水充饥成绩仍名列前茅《资讯》

发布时间:2020-08-31 16:36:26 阅读: 来源:捆钞机厂家

整整一学期,在自贡富顺二中读书的毛申青几乎没有完整享受过“一日三餐”,对他来说早餐和晚餐时有时无,“一天只吃一顿饭”成了固定模式。最困难的时候,这名16岁的大男孩用三十块钱过完一星期,此时连“一天只吃一顿饭”都无法保障——每天中午,他和班上另一位“存钱买手机”的同学分食一份饭。

一个素菜就是一餐

尽管如此,这名全班喝水最多、上厕所最勤的学生,学习成绩从来都没有下过前五名。

“赊”来的房子:

富顺县永年镇桂花村“新农村”,毛申青的家不像是一个家,更像一套尚未入住的清水房,又或者是租客搬走多时,只剩下四壁的出租屋:

客厅里沙发欠奉、电视机欠奉、连座椅板凳都欠奉;厨房塑料口袋里几根莴笋开始腐烂,一口锅、两个有些年头的不锈钢盆,连多余的碗筷都欠奉;几乎所有的家当都集中在“主卧”,包括一张床一套床上用品,一个兼具放书的衣柜和一张摆着几个练习本的桌子——这是毛申青的卧室。

父亲毛家友的卧室只有别人送来的一堆旧衣物,没有床,也没有床垫,分辨不清颜色的床单直接铺在地板上。

地板砖五颜六色、大小不等,与其说是一块有规律图案的花布,还不如说是一块巨大的补丁——这套房子里所有的地板砖,都是 毛申青在建筑工地干活的姑妈和姑父一点点捡回来的,然后帮忙一块一块拼好,没有人挑剔色差。

房子也是“赊”来的。

多年前老房子倒塌之后,父子俩一直借住在姑妈家,三年前经人说情毛家友用多年打工攒下的两万块钱付了这套房子的“首付”,两年前毛家友因病无法外出务工因此“断供”——据说,这套房该“新农村”极少数仍欠有尾款的,最近一段时间连老板都懒得上面讨要了。

“没人要”的父亲:

前几天,走路摇摇晃晃的毛家友不小心摔断了门牙,对此他并不在意:“关键是现在没得哪个老板愿意要我了——”

先是手打抖抖,接下来在两条腿打晃晃,到后来连站立都十分困难,除了每个月150块钱低保,这个家断绝了收入来源。春节前,姑妈领着毛家友求医,被告知恢复希望不大。

毛申青一岁多点便被母亲带走,三岁时毛家友接到通知喊道糍粑坳接人,从此父子俩相依为命。由于当时年龄太小,在毛申青的记忆里没有关于母亲得任何印象。对于出走的原因,姑父分析:“可能是嫌这个家太穷,嫌我兄弟不能干。”

基本上毛申青是被两个姑妈带大。

“满腹牢骚”的姑妈:

“以前读初中的时候,每星期过来提油提米,现在(上高中了)个个月拿钱——”说这话的是二姑妈毛家萍,由于大姑妈腿脚不便,加上眼睛也出了问题,照顾毛申青的重担就落在了她的身上。无疑,从“提油提米”到“个个月拿钱”让毛家萍感到负担沉重。

毛家萍饭盒里只有几块咸菜

毛家萍有两个儿子,一个已成年另一个正在读初三,夫妇俩都在建筑工地干活,丈夫干泥工,为了多挣一点钱这几年多往西藏跑:“那边一天要多好几十,但就是气候遭不住(主要指高原反应)。”

由于没有手艺毛家萍在工地上只能干些杂活,一天七八十。“我的手也是抖的,只是比他(毛家友)好点,现在还有人要。”毛家萍微微颤抖的手掌几乎无法伸直。2月17日中午,记者见到正在工地上干活的毛家萍,留意到她饭盒里只有几块咸菜。

“(包工头)一看到我,就说‘哪个借钱的又来了’。”毛家萍表示毛申青每个月都会过来拿钱,她每个月都得找老板开口借,导致发工资的时候:“看到别人都是一叠一叠的领,只有我一个人拿几百块——想想,我自己还有一家人要吃饭啊!”说到这里,她的眼泪下来了。

毛家萍坦诚自己的脾气并不好,有时候会当面对这个自己一手带大的侄儿抱怨几句:“我上辈子不晓得欠你好多!”有时候会提醒:“你省到起用嘛!”

毛家萍不知道的是毛申青已经“省”到了极致,在得知真相后她后悔不已。

<123>

玻尿酸丰下巴有什么优缺点

果酸祛痘做几次见效

做完小阴唇整形手术之后需要住院吗

腰部吸脂多久可以洗澡